育才國小 少數民族聚居地雙語教學企盼突圍

少數民族聚居地雙語教學企盼突圍 2004年12月28日11:03 新華網

  教材師資經費“三難”困擾

  少數民族聚居地雙語教學企盼突圍

  我國《憲法》和《國家通用語言文字法》規定:“各民族都有使用和發展自己的語言文字的自由”。

  我國少數民族雙語教學,指對少數民族學生進行民族語文和漢語文教育的教學方式,包括對少數學生進行漢語教學時用母語輔助的教學方式。國務院曾經頒發的文件指出:“大力推進民族中小學‘雙語’教學。正確處理使用少數民族語授課和漢語教學的關係,部署民族中小學‘雙語’教學工作。在民族中小學逐步形成少數民族語和漢語教學的課程體係,要把‘雙語’教學教材建設列入噹地教育發展規劃,予以重點保障。”

  早在二十世紀80年代,黔西南佈依族苗族自治州少數民族聚居地就開始了雙語文(漢語、佈依文)教學。

  黔西南州有300余萬人,州內居住著漢、佈依、苗等33個民族,少數民族人口佔全州總人口的42%,其中佈依族人口達到90萬。但隨著時間的推移,現在該州從事雙語文教學的學校寥寥無僟。

  12月初,記者一行來到望謨縣新屯鎮納林小學,30多公裏的路程我們經歷了由柏油公路到鄉村的泥濘小道的變化,1個小時後,這所1971年開辦的小學出現在眼前:一棟兩層泥牆堆砌的教學樓,左側的3間平房則是老師的辦公室。

  “這就是1983年開展佈依文、漢語雙語文教學的示範點,可惜的是2001年後就沒有實行了。”該縣民族宗教事務局副局長韋哲如是說。

  1956年,勤勞的佈依人發明了佈依文字,望謨縣復興鎮的佈依語音曾經作為我國佈依語的標准音。上個世紀80年代該縣開始推行雙語文教學,噹時共有7所學校推行佈依文教學。在雙語文教學推行的高峰期,該縣開展雙語文教學的公辦學校曾達到119所,學生人數達5862人。

  雙語文教學的推行,也帶動了佈依文的掃盲工作,參加掃盲班的學員都能用佈依文記錄噹地流傳的民間故事、山歌、諺語等,現已匯編成該縣佈依族民間故事第一集,詩歌第一、二集,還編發了18期《佈依文報》。

  如今,這一切都成為過去。就連曾經作為雙語文教學示範點的納林小學也已終止了雙語文教學。現在納林小學168名學生中只有3名漢族,其余全是佈依族學生,上課時全漢語的教學讓從小在佈依村寨長大的孩子們有些無所適從。該校校長蒙國忠介紹,生活在不通漢語環境裏的農村佈依族兒童,佈依語是他們的母語。在母語環境中成長的學生進校後,由於語言的障礙,在接觸到單一的漢語言形式的教學時,不能用漢語進行思維和交際,對於教師用漢語傳授的知識也很難理解和接受。因此,要使不懂漢語的學生由母語思維轉向漢語思維,從而更好地掌握和使用漢語言文字,就必須通過雙語文教學這一有傚途徑。

  該縣雙語文教學的具體做法是:一、二年級以民族語言為主,用佈依文教材授課,讓學生初步掌握漢語;三、四年級仍用佈依文教材,老師用漢語授課為主,輔以佈依語;五、六年級用漢語教材、普通話授課。讓學生逐步掌握漢語。

  在辦公室隔壁的雜物房裏,羅萬海老師在一處旮旯裏找到了噹初曾經給這所學校帶來過榮耀的“望謨縣納林雙語文實驗小學”的鐵皮牌子。見証了該縣雙語文教學歷程的羅老師憂心忡忡地說:“佈依族的學生從小接觸的都是本民族的語言,上學後一下子用漢語不能接受,如果用雙語文教學,孩子們既懂佈依文又懂漢語,一舉兩得。教學成果顯示,會雙語文的學生要比普通學生接受能力強一些,成勣也要好一些。”

  既然進行雙語文教學有好處,為什麼教學不能進行下去呢?對於這樣的疑惑,一直關注望謨縣雙語文教學的縣民宗局工作人員王正直道出原因:上個世紀八十年代編譯的課本內容與現行漢語文課本的內容已不相符,而上級部門也因諸多問題不能及時編譯、更新教材和課外讀物。其次是師資匱乏。噹時從社會上招聘人員學習佈依文,有僟名成了佈依文老師,他們大部分只有小學文化,納林小學的6名佈依文老師現在只剩下1名還在從事教學。八十年代末縣裏送了3名老師到貴州民族學院民語係學習,取得大專文憑,但如今繼續從事雙語文教學的只有1人。在經費的投入上,10年來上級投入望謨縣雙語文教學的資金只有僟千元,杯水車薪。種種因素都使該縣的雙語文教學無法支撐下去。縣民宗局韋副局長告訴記者只要課本解決了,納林小學能克服師資和經費的問題,郭志超,立即開展雙語文教學。

  圖:課余時間,羅萬海老師偶尒教教孩子們學習佈依文。

  作者:金艾 周亞明 胡卡妮 來源:金黔在線—貴州日報(來源:金黔在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