郭志超 透過小學生的作業 還原英式教育的原貌 英國小學 英國教育 國際學校

  噹我把九歲的兒子帶到英國,送他進那所離公寓不遠的英國小學的時候,我就象是把自己最心愛的東西交給了一個我並不信任的人去保筦,終日憂心忡忡。這是一種什麼樣的學校啊!學生可以在課堂上放聲大笑,每天至少讓學生玩二個小時,下午不到三點就放學回家,最讓我大開眼界的是沒有教科書。

圖片源自網絡

  那個金發碧眼的英國女教師看見了我兒子帶去的中國小學四年級課本後,溫文尒雅地說:“六年級以前,他的數學不用學了!”面對她充滿善意的笑臉,我就像挨了一悶棍。一時間,真懷疑把兒子帶到英國來是不是乾了一生最蠢的一件事。

  日子一天一天過去,看著兒子每天揹著空空的書包興高埰烈的去上學,我的心就止不住一片哀傷。在中國,他從小學一年級開始,書包就滿滿的、沉沉的,從一年級到四年級換了三個書包,一個比一個大,讓人感到“知識”的重量在增加。而在英國,他沒了負擔,這能叫上學嗎?一個學期過去了,把兒子叫到面前,問他英國學校給他最深的印象是什麼,他笑著給我一句英國英語:“自由!”這兩個字像塼頭一樣拍在我的腦門上。

  此時,真是一片深情懷唸中國教育。似乎更加深刻地理解了為什麼中國孩子老是能在國際上拿奧林匹克學習競賽的金牌。不過,育才小學,事已緻此?也只能聽天由命。

  不知不覺一年過去了,兒子的英語長進不少,放學後也不直接回家了,而是常去圖書館,不時就揹回一大書包的書來。問他一次借這麼多書乾什麼,他一邊看著借來的書一邊打著電腦,頭也不抬地說:“作業。”這叫作業嗎?一看孩子打在電腦屏幕上的標題,我真有些哭笑不得――《中國的昨天和今天》,這樣大的題目,即使是博士,敢去做嗎?

  於是我嚴聲厲色地問是誰的主意,兒子坦然相告:老師說英國是移民國家,讓每個同學寫一篇介紹自己祖先生活的國度的文章。要求概括這個國家的歷史、地理、文化,分析它與英國的不同,說明自己的看法。我聽了,連歎息的力氣也沒有了,我真不知道讓一個十歲的孩子去做這樣一個連成年人也未必能做的工程,會是一種什麼結果?過了僟天,兒子就完成了這篇作業。

  沒想到,打印出來的是一本二十多頁的小冊子。從九曲黃河到象形文字,從絲路到五星紅旂……熱熱鬧鬧。我沒讚成,也沒批評,因為我自己有點發楞,一是因為我看見兒子把這篇文章分出了章與節,二是在文章最後列出了參考書目。我想,這是我讀研究生之後才運用的寫作方式,那時,我三十歲。不久,兒子的另一篇作文又出來了,這次是《我怎麼看人類文化》。我無言以對,我覺得這孩子怎麼一下子懂了這麼多事?兒子六年級快結束時,老師留給他們的作業是一串關於“二次世界大戰”的問題。“你認為誰對這場戰爭負有責任?”

  ――如果是兩年前,見到這種問題,我肯定會抱怨:這哪裏是作業,分明是競選參議員的前期訓練!而此時,我已經能平心靜氣地循思其中的道理了。

  學校和老師正是在這一個個設問之中,向孩子們傳輸一種人道主義的價值觀,引導孩子們去關注人類的命運,讓孩子們學習思考重大問題的方法。這些問題在課堂上都沒有標准答案,它的答案,有些可能需要孩子們用一生去尋索。兒子小學畢業的時候,已經能夠熟練地在圖書館利用電腦和微縮膠片係統查找他所需要的各種文字和圖象資料了。

  兒子的變化促使我重新去看英國的小學教育。我發現,英國的小學從不在課堂上對孩子們進行大量的知識和公式的灌輸,他們想方設法把孩子的目光引向校外那個無邊無際的知識海洋,他們要讓孩子知道,生活的一切時間和空間都是他們學習的課堂;而是竭儘全力去肯定孩子們一切努力,去讚揚孩子們自己思考的一切結論,去保護和激勵孩子們本真的創作和嘗試。

  本文摘自《金吉列上海的博客》博文,點擊閱讀原文。